更多散文

137-2635-5880

魂牵梦绕雷打岩

  • 编辑: 散文网
  • 来源:网络
  • 时间:2020-06-18 10:49

二号站官网-魂牵梦绕雷打岩

魂牵梦绕雷打岩

雷打岩,华容县第一高峰,位于华容县东山镇平垒村,海拔398米。

雷打岩,我小时候随父亲堂叔们到界子口姑奶奶家去,那里是必经之路,每年春节是要必去一次的。从官山水库上山,经鲫鱼石,那一两米长的鲫鱼石,鱼鳞,鱼眼睛,鱼鳃,鱼嘴,甚至连鱼嘴上的胡须都清清楚楚,躺在一个石盘上。老爸总是指着对我说:“盛喜石,盛鲫鱼。”

过鲫鱼石,就是一人岩,一整座山北坡是一整块石壁,平整如镜,寸草不生。下面是仅容一人通过的小径,故名一人岩。我甚至怀疑应该叫一面岩,或是石门岩更妥帖。

翻过一人岩,越过几座山,经一古老的石磨,在一颗古老的酸枣树下,周长十余米,用石头凿成的谷槽,大人们说这是驴子蒙着眼睛转圈的石磨。

经过雷打岩,远远看雷打岩,魏然耸立,直入云霄,那种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的气势,使人感到一种泰山压顶的威严。山顶烟雾缭绕,竟有一种说不出的神秘。

每次经雷打岩下,大人们总是指着雷打岩说:“看,那就是雷打岩”,但大人们很少带我们登顶。也许是时间不够,上午要赶到姑奶奶家吃中饭,下午要在天黑前赶回家。或许是怕我们出危险,为了安全,大人们只能放弃。或许是大人们以前砍柴经常登顶,现在要为我们几个小孩特意登顶,兴趣不高,没有意愿。我们年纪小,十来岁,路线不熟,登顶的愿望虽然十分强烈,总是想搞清楚山顶上到底有什么,但是不敢单独行动的,登顶的愿望一直深埋在心里。

1992年的秋天,我和几个同学胡清华、李燕、易刚、李红海、柳艳芳等从东山水库直插雷打岩,问了无数的路,走错了很多岔路,终于走到雷打岩脚下,开始了第一次攀登雷打岩。

印象中的雷打岩已变得非常的模糊,只记得雷打岩好像就是由无数的大石头垒起来的,每攀爬上一块岩石,都要靠上面的拉,下面的顶,更多时候是上面同学的脚踩着下面同学的肩膀。向上看,巨石悬空,挂在头顶。二号站官网向下望,悬崖峭壁,深不见底。最有惊无险的是李燕同学踩在一片枯柴上面,竟掉了下去,落入一个山洞。万幸山洞不到两米,我们齐心协力将她拉上来,她已经是花容变白纸,瘫倒在地。休息一会,我们继续向上,克服一切困难,最后登上雷打岩顶,上面“雷打岩”三字好像就已经存在,落款还像就是1992年。

这一次的登顶,离我下一次的2号站官网地址再次登顶,竟是接近20年了。

2013年春天,我带同事们去春游桃花山雷打岩。本来是要从以前攀岩的地方上去的,但桃花山上已经与小时候大变样。到处都是在修公路,在修风力发电站,小岩石场到处都是,环境被破坏的惨不忍睹。全然找不到小时上雷打岩的路,只好从一片树林里穿越上去,另一部分人从公路上走台阶上去。从树林里穿越上去,虽说荆棘很多,但登上顶看到“雷打岩”三个字时,心中还是有一点点感动。但没有找到原来的攀岩的路,有一丝遗憾!

2013年冬季,我和彭哥等户外群的朋友,相约从华一水库徒步上雷打岩。那天走到半路下起了雨,由于道路不熟,问了很多人,雷打岩就在眼前,就是找不到真确的方向,走了很多回头路。到山脚下时雨越下越大,我们没有退缩,最后从大路上了雷打岩。登上雷打岩时,我们都成了落汤鸡。踩着脚下的“雷打岩”几个字,我们脸上已分不清雨水还是汗水。

后来,我们户外朋友再上了几次雷打岩,探了几次路,路线已经非常完美了。桃花山的美景逐渐被我们发现,也发现了一些奇闻异事。如我们去年去,竟发现当地山民用马耕田,问他用马耕田竟有十余年的历史,令我们大开眼界。发现一棵千年银杏树,树干绝对四五个人围不拢,但整个树干竟像被人用火烧空的痕迹。问附近山民,说是被闪电击中燃烧,奇怪的是,整个树干全被烧空,但依然枝繁叶茂,死后重生,实在是一大奇迹。银杏树旁边一老屋,门上竟有石灰墙上的黑色宋体美术字,一副对联:听毛主席话,跟共产党。横批:永远革命。虽说有些残缺,但能保留到现在也算是难得一见的古迹了。带群里的朋友也上了几次雷打岩,一直没有找到小时候攀岩的那条路。心中总是有一个心结:何时能找到那条从悬崖上攀登上去的路呢?

上周,徐高他们70余人再上雷打岩,碰见一个小孩,小孩非常乖巧,问他们是不是上雷打岩,是走大路还是走小路?徐高他们喜出望外,在小孩的带路下,竟找到了一条我们几年来一直没有走过的路。一路悬崖峭壁,很多地方单人竟不能上去,需要前面拉,后面推,非常的惊险。我确信那就是我们1992年走的那条路了,我确信那就是我魂牵梦绕的上雷打岩的路了。

于是我们相约本周再上雷打岩。

昨天,2015年11月21日,我们户外群里三十余人,带上户外绳,重上雷打岩。在离我们原来上雷打岩的地方不到500米,从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上山。果然,一开始就是陡坡,需要相互帮助才能上去。越到上面,越来越难行,一块一块的大石头将路堵死,只能从石头上爬上去。最难行的地方有三,一是一道门,两边全是巨石,中间只能同一个人侧着身子通行,像一道石门一样。石门中间还长了几棵树,将路堵住。门的尽头竟是1.5米高以上的石壁,无处抓手落脚,需要先过去一个体力强壮的伙伴接应后面的人才行。过去后下面竟是悬崖,只有一块落脚的石头,比较危险。二是一个山洞,山洞四五米长,穿过山洞,要从一条石缝里爬到上面的石头上去。两边光溜溜的,没有抓手登脚的地方,爬上去确实不容易。最后一个难关是快到顶部,要从一块光滑如镜的石壁上爬上去,石壁有四五米长,四十五度以上坡度,没有任何借力的地方。幸好山民用一根长竹将石壁上下连接,可以攀着长竹爬上去,否则,要爬上去是十分困难的。爬过石壁,上面竟只有一条羊肠小道上顶,下面是悬崖峭壁,云雾缭绕,深不见底,使人不敢多看。

到了山顶,大家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那种高兴,是一种挑战自我后的快乐和满足!尤其是我,一直魂牵梦绕的攀岩上雷打岩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更是有一种夙愿实现的快乐!

魂牵梦绕的雷打岩呀,我们下次再见!

2015-11-22

版权作品,未经《散文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何处惹尘埃
下一篇: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