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散文

137-2635-5880

你好,我叫易冰心

  • 编辑: 散文网
  • 来源:网络
  • 时间:2020-06-18 10:49

2号站官网-你好,我叫易冰心

再也遇不上心跳的对视,也在回不到想你的少年

--题记

那时候的九月也不曾有等待,那时候的九月还有作业烦恼,那时候的九月,还能看到那些想念依旧的面孔,那年的九月,我也懵懂的背着书包,跌跌撞撞来到学校,不见牵挂二号站总代,不见温柔。在窄小的小村镇的中学中,盼望重生和迷茫的时候。

在开学的第一节课,班主任老师便介绍已经来校的插班生,台下纷纷的议论着的便是我一直所观察的对象。其中有一个穿着黑色T恤,牛仔长裤,搭配一双布鞋,挺直的肩膀,显得格外入眼。我习惯从下往上看,当看到眼睛的一瞬间的对视,我慌乱的转移,带着微烫的脸颊,消失子啊我本以为尴尬的空气里。

我记得,她的眼睛很大,脸很白。

在我们英明班主任的阴差阳错的情况下,我们奇迹般的安排在同一个课桌下,荣幸的成为了同桌,由于之前对视的发酵,我害怕转头,害怕说话,害怕在这安静课堂中,却又很想再看一眼她的脸的纠结。

“你好,我叫易冰心”,我回头微笑看到她的脸,脸颊微红,“你好,我叫王念艺”。

多年后,我一直在回味中品尝着简单的对白,回味着那时候莫名的激动和紧张,还那不敢看的眼睛,想要拥她的肩膀。

从那天开始,我习惯下课后,迅速的离开座位,生怕别人知道或看穿我内心的想法,同时又非常迫切想要上课,跟她在并排一起拿起书本,假装认真,然后偷偷看她的渴望。

那时候,情窦初开。我也会痴想着模仿电视里,哪些浪漫,深情,单膝跪地,二号站代理拿出鲜花,拥抱,接吻………..呵呵呵呵,那样的发呆就能一整天,那样一想就立马想做,一说要做却又立马认怂的荒唐青春。

时光过得很快,一学期的光阴不及一个对视的眼神。最终也稀里糊涂的,学会了牵手,拥抱。渐渐的相处,我记不清哪些怎样的开始,也不愿意记起是怎样的开始,那本该如诗般的曾经,就应该留在那印象的梦里。

九月围城,过后便是圣诞。校园也闹腾着挑选礼物,或送给同学,老师,或者像我们早恋一般的孩子。圣诞节一大早,那时候的学校已经大学纷飞,早早来到学校,教室已经亮起灯光,朦朦胧胧若隐若现。我将买好的礼物悄悄放在她的课桌里,静静的等待早自习的到来。似乎没过多久,她也便来到教室,坐下后,就一直看着我,又是那种眼神的对视,似乎想要告诉我什么。我终于忍不住询问,又被她拉倒教室外~

“送给你一个礼物”,她送书包中拿出一个精致的礼品盒。“圣诞快乐”,“圣诞快乐”。“你不打算送我什么吗?”她皱着眼睛看着我。我忘记我当时的回答,只愿给她一个惊喜。我记得那次我们聊了好多好多,也开始探索着以后要去怎样的学校,过着怎样的生活。这是她过得第一个圣诞节,我记得,她让我陪着她。

中午后,同学拉着我,过毕业前最后的圣诞节,把酒高歌,肆意的去感受还未到来的离别,或许早上的喜悦,一直延续到现在还意犹未尽。就想把那份就那么单纯的快乐通过液体的酒精灌入身体后的升华。终于在午休的时间,被一名猪一样的队友给出卖。他瘫坐在地上,拿着一支笔,对着空中自言自语。午休的老师便过去询问他,他说他在钓鱼!对,他说他在钓鱼!钓鱼!!!老师闻到酒味后大怒,把我们几条漏网之鱼统统揪出来后,叫来班主任,叫来家长后,通过暂停上课的方式,回家挨了一顿暴打。那天,我早就已经忘记我早上所答应陪她过一个圣诞的等待。

等我再回到学校时,她已经不再理我,我不知道那个圣诞对她是怎样的意义,后来任凭我怎么样解释和纠缠,她似乎固执在那一个承若,不愿放手,也不原谅的存在。

春节过后的新学期开始,中间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那时候我也期待,等她出现,她一定会原谅我,还能开开心心就像以前那样的生活。当第一堂开始时,她还是没有出现,我开始了心慌,我在教室里四处的打探她的消息,我才知道,她已经转学了。那时候我才开始明白,其实我已经早以失去。

后来,我的胃很差,再也没喝过酒。我也会在学校的假日,去到我曾经的学校,坐在我曾经的座位,呆呆的看着讲台前,回想着她曾经插班的时候穿着黑色T恤,牛仔长裤,搭配一双布鞋,挺直的肩膀,眼睛很大,脸很白、以及和我对视后脸红,如今却泪眼模糊的初恋。

念小艺

版权作品,未经《散文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拭去心尘
下一篇:夜海宿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