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散文

137-2635-5880

成都的天空

  • 编辑: 散文网
  • 来源:网络
  • 时间:2020-06-18 10:49

成都的天空,在灯火中若隐若现,我像只飞蛾,在绵绵雨里,寻找繁华后的沉寂。

漫步雨中,毛毛细雨打湿我的心事,牵出多少感伤?闭上眼,我喜欢上这座城市的独有味道,也开始喜欢上那些匆匆来去的背影。

曾以为,离开成都,我就能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可惜,命运的捉弄,让我再次义无反顾的爱上了这座寂寞的城。尽管窗外车辆疾驰而过,尽管华灯伴夜长明,可我的心早已经挣脱了岁月的束缚。我不知道我将去哪儿,也不知道我能去哪儿,我心里想的更多的是随遇而安。这绝非是心境明朗,而是无路可退时的最后悲哀。

曾经以为,忘记了一人后,就能爱上另外一个人,实际上,当一个人的心种下了谁的记忆后,那么他的人生,注定会烙下那人的印记?终于明白,爱,不容易,而不爱,更不容易。

时常走在嘈杂喧哗的街道上,偶尔抬头看看天空,有时万里晴空,有时彩云难飘,而有时,却只是孤鸿行空。明知道,人生没有排练,却愿意在每个梦里,为你一遍遍的练习痴情。我知道,即使我叫将心掏空,你也永远不会懂。我不奢求你的莞尔一笑,只要你能记住,在你的天空上,我曾经为你孤单,便已是我生命中,那最美丽的虹。

一个人,一杯酒,一支笔,一个夜,一段没有尽头的思念。以为只要把你放下,我就能重获新生,事实总是背离人的意愿,我的心平静如水,不曾动心。甚至有时,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走到了人生尽头,害怕人群,关上门,把自己锁在空气发霉的房间里,躺在床上,不知道做些什么?我想,如果我能做些什么,至少我不会心生对父母的愧疚感,至少我不会在自责中心感人生的失败感。

也许一直以来,我都偏执的认为,人生在世,就应该像个英雄一样活得轰轰烈烈。后来,我又坚信,自己的人生定会灿烂非凡。直到自己进入社会后,我开始慢慢接受现实,开始信奉十事九艰的道理。于是,我在退化,不再书写花开花落,不再留恋云卷云舒,而更多是多愁善感。

有一段时间,我会为一片飘舞在秋风中的落叶感伤,我会为一池绿水的涟漪四起而多愁,我甚至会为自己瘦弱的身影而忧心忡忡,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但我清楚,我应该这样做。

从零九年开始到成都,至今已近五年了,大半的光阴都是一个人度过。我是一个不愿与任何人走的太近的人,也许是因为我喜欢孤僻,也许是因为我忌惮生活。少了朋友和风景,我的生活变得非常简单,我开始与生活脱轨,我就像一个叛徒一样,背叛了自己的人生,尽管我知道那样做不正确,我的倔强依然驱使我我行我素。我故意告诉自己,我不会去在乎,实际上,我会为我的过错难过上很长一段时间。

记得我和母亲一起走在火2号站娱乐车北站的街道上时,我和母亲都背着大大小小几个包袱,母亲的头发看起来有些蓬松,我无精打采的跟着母亲,在汽笛声中张皇失措。我有些自惭形秽,害怕旁人投来异样的目光,我的双手吃力提着一袋外婆精心准备的口袋,里面无非是一些花生,腊肉之类的东西。按理说,在我刚接触一座新的城市时,我应该感到陌生,应该充满无限的好奇心。

那时的我,甚至惧怕乘公交,因为就像我面对人生一样,我找不到起点和终点,时常茫然失措,无助的在街道两旁徘徊良久,终于,腼腆的我鼓起勇气,向环卫工阿姨们打听路线。之所以喜欢向那些环卫工打听,那是因为他们看起来更亲切。对于那时的自己,现在的我并没有指责的权利,而仅仅只能在回忆中置之一笑。

不难看出,我是一个自卑的人,我甚至不需要去掩饰。我想,这样的我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不好。虽然我竭力改变一切,但但我大而化之的性格往往使我出尽洋相。我愤恨嘲笑,我敌视轻视,我像大多数人一样,渴望出人头地。我也曾思索过人生,但更多的是畅想人生,我在虚构一切,这让我近乎患上了妄想症。我深知,我偶尔的言行不是那么让人理解,但我还是毅然拒绝承认自己是疯子。

实际上,别人对我的看法,我并没以前那样看重了。更多的是,我开始模仿成熟人的行径,我的演技一塌糊涂,反而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就拿我经常喜欢扮演长者角色来说,我总是希望语重心长的说出一些大道理,来证明自己到底有成熟。事实上,一个人是否拥有,不用去证明失去,就能让人明白你的拥有。

是啊!在同龄人眼里,我依然稚气未脱,一言一行都是那么孩子气。有些事,我心里非常明白该怎么做,可我却不愿意那么做,至今我也没有完全迈过,为了迎合别人而刻意为之的门槛。这样做,我不是为了说自己有多正直什么的,我只是想说,我在遵循人成长的过程。我没有通过伪装来欺骗别人和自己,我感到很庆幸,至少我还没有完全死去。

生活中,看过太多的虚情假意,心也跟着虚假了不少,甚至我偶尔会用笑容来遮掩我的心情变化。为此,我并没有为自己的进步感到开心,反而觉得自己失去了太多,失去了单纯,失去了天真,甚至失去了一些善良。也许,正如有人所说一样,人的成长,实际上是一段失去自己的过程。这句话,我非常喜欢,但我知道,这句话离我还很遥远。

在成都的天空下,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甚至经常令母亲伤心流泪。我知道,母亲在这座异乡的城市里,一直盼望我的成长。我原地不动,不是不知上进,而是惧怕迷失。有时,我会在想,一个人拉着行李,背上背包,离开成都,去杭州或者丽江。现在的我,还没有完全独立,我迫切需要得到生活的完整,所以,我应该去体验生活,去完成生活给我的考验。

一直以来,我都深信自己欠生活一次离家出走,可惜的是,除了偶尔独处一隅外,剩下都是些黄昏下的散步。我只是想走走,不愿容身嘈杂的闹市,我需要安静,那种能听见自己呼吸声的安静。我想,我这不是强求,只是一种随人天意罢了!在2号站注册我的世界里,更多的是顺从,至于那些无从谈起的叛逆,我从未在青春时代有所作为。

自初中,心中就萌生出孤苦终老的念头,至今我也无法追根溯源,可能仅仅是喜欢某种孤独的感觉。那时的我,喜欢一棵槐树的树荫,喜欢沿着水渠信步,喜欢那种闭目听风、斜看夕阳的日子。往事不可追,而人生的路却依然在脚下蔓延,我无法停止,甚至无法记起,脑海里也常常出现窗外落叶随风去的景象。

那时,我觉得零八年的奥运会如此遥远,总是用自己还年轻来安慰自己,甚至有时会怀疑,那些过往是否真的在我身上发生过?那时的我,从来没有仰望过成都的天空,也没有去想过天空的深邃和飘逸能带走什么,我心里所想的,仅仅是,我什么时候能流经岁月,成为时间岸畔的呜咽歌谣。

回头想想,我没有为自己留下过任何东西,也没有能带走什么?唯一想为自己留下的,只是一些零碎的时间,或者是那片不曾驻足的天空。也许他年,我会远离成都的天空,但我依然会抬头望望,我心灵深处最后的那抹蔚蓝。

二零一四年六月四日于成都 竹鸿初笔

版权作品,未经《散文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今生的认识,就是最大的幸运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