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散文

137-2635-5880

等风来

  • 编辑: 散文网
  • 来源:网络
  • 时间:2020-06-18 10:50

二号站代理-等风来

秋天的风缓缓而来,头发被吹起又落下的时间正好五秒。——题记

独处秘境能唤起我自言自语的语言功能。在自我批评和自我辩论中,将灵魂一次次洗涤。又当爹又当妈转换角度的对话是我的拿手好戏。我常常这样做。父亲总是在别人面前说我懂事,从来没有让他操心过。听到这番话的时候,我心里面是开心的。我与父亲不像是父女,更像是朋友。有一次他住院2号站总代不记得什么事惹我生气,我对他讲我们再也不是朋友了,扭头看向一边,这举动将周围的病友都逗的哈哈大笑。我走到水房又徘徊在走廊上,我骂自己他还是病人,却和他计较这么多,太不够义气了,于是回头我跟他倒了歉我们又和好如初了。

中午室友在寝室像只考拉趴在树上一样吊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像个老爹看着自己不景气的儿子一样对她大喊,然后背着手批评带教育的指责她,老大不小的人了,性子还和稚儿一般。我其实是在假扮老成。

同为90后的我们被贴上一个个离经叛道的标签,尖叫和欢呼充斥在我们身边,听着韩流的歌,嘴里说着rap,走起嘻哈的步伐,感觉自己都快要被同化一般,任性可能是我们和80后不同的一大特色,今天上班,明天炒老板的鱿鱼然后又跳槽了。真是有个性的一代,也包括我。

如今21岁的我,尴尬的年龄,总是在纠结着该喊对面卖小吃的阿姨还是姐姐。大三的尾巴上,终于要迈向新人生的我们,对着学弟学妹们含情脉脉的说我们老了,食堂是他们的天下了,然而实习单位的哥哥姐姐却看着我们说小妹妹来了看着新鲜。我们就在这尴尬的境地里默然无语。

我又想起了几次我独自走在操场的情景,我边走边自言自语,我气走了我的室友,我正在气头上,我的心像是在坐游乐园的海盗船一样被抛到了最高点,我的内心充斥着尖叫,我用歇斯底里的吼叫让她走。我像一只落单的大雁,孤独又颓唐。我骂自己愚蠢,性格要强,用尖针如同刺猬一样把自己伪装,我想象当时摔门而去的场景,天呐!我像极了一只气急败坏的公鸡。我想我必须去给她道歉,最好带上一个好丽友点心。告诉她我们还是和好如初吧。

还有一次躲在门背后的场景,我想起来那时的我是多么极端,我受了莫大的委屈,我被冤枉了,我无法申诉,所以我躲在楼梯一侧的门背后,我蜷缩在里面,感觉那里就是我的巢穴,而我是一只正在独自舔舐伤口的小兔子。同学要拉我出来,我大叫:我不要出去,这儿才是我的家。天知道我有多傻,没有人再来劝我。我哭完了,没有眼泪可哭了,我的心情如浪潮一般起伏跌宕,我又伤心又难过。四周停止了哭泣的回声,我静静地想着,然后对自己说:天呐!你怎么这样傻,别人拿着武器向你开枪,你自己还要对着自己补两枪,我跑到后山上去,风正缓缓的吹拂,我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我开始看着手表数着秒钟,秋天的风缓缓而来,头发被吹起又落下,时间正好五秒。头发被缓缓吹起又缓缓落下,心跳的频率也这样缓缓升起又落下。思前想后,我破涕为笑。

后来的后来每每独处我就静静的等风来,风来了,就会回归我的五秒心情2号站平台注册地址。

版权作品,未经《散文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陈志红:等待并非良策,进步才是出路
下一篇:“正人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