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散文

137-2635-5880

文人的饭局

  • 编辑: 散文网
  • 来源:网络
  • 时间:2020-06-18 10:51

2号站-文人的饭局

在饭局日盛的今天,文人也兴起参与饭局。所谓文人,也就是一群有所拔高的文字工作者和爱好者,所谓饭局,并非公务应酬活动,而是大家高兴自发一聚,谈论着文字和所谓文学,更多的应是感情交流更为妥切。

滇中的县城,自古以来都有人自称文人,也有着一群自称为文人的人经常相约在一起小聚,因为相同的爱好,大家彼此相互聆听对方的声音,活动气氛很活波快乐轻松,但从中有些人有着干谒献媚之词,让人顿生鸡皮疙瘩。

一个自称文人的人应该有着清高的气质,怎能为那么一丁点利益,或者根本不是利益的利益,而发出言不由己的话语。想必要辩论起来,他们会说伟大的李白早年也说:“生不愿封万户侯,只愿一识韩荆州。”要向伟大的李白学习,为了成名为了生活,该低头时低头,该哈腰时哈腰,只有生活中处处碰壁之后才发出“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感慨,想必中国文人自古骨子里都有着时常相聚论文谈情的习惯和清高的独特气质,但由于受生活压力、社会名利、美女美色诱之开始改变有之,社会障碍碰壁改变有之,因为社会中显性和隐形的障碍加之于文人,才把鲁迅的鼻子碰扁了,可怜的鲁迅,可怜的中国文人,2号站代理有几个能不为几根骨头而改变清高的气节。文人就该学习苏轼,歌妓就该学习朝云,即使千山万水丛林荆棘,在所不辞,一路长途跋涉追随苏轼,成就了伟大而清高的苏轼,为苏轼留下美好诗篇。有时文人和妓女都没有可比性,甚至次之。

记得《夜行船》里有一个故事:讲的是江南水乡夜里的乌篷船上,一群夜宿船家的乡人津津有味地听着一个自称有识之士的高谈阔论,周边的人都觉得很有学识,赶紧敬畏的蜷缩着身体,让他得以舒适和宽敞,当他讲到孔子弟子澹台灭明时,还说澹台和灭明两人……边上的人一听,知道所说之事或为荒谬,责其缩着手脚,好让自己舒展身体。江南水乡,是文明之源,有的群众虽然不认识字,但却还明白澹台灭明实为一人,对有知识的人为其创造宽松的环境,对高谈阔论的假文人用行动让其无地自容。

在饭局中,有一位自称农民作家的老人倒显得有几分文人气质。当他谈到一次他应邀参与某文联主席饭局,被其羞辱为:“精神的富翁,政治物质的乞丐。”之时,极力奋起反驳,虽然听着有点莽汉和泼妇的嫌疑,但在我看来不失文人气节。自此以后和那人绝交,不再参与那人的饭局,或许作品数量有所减少,稿酬收入有所减少,但心里的欺辱之石及时被抛出,该是何等舒心。听此以后,在后来的饭局中,更能钦佩和静心倾听其心声,觉其心灵甚美,比起那些上过大学,拿着几文工资就忘乎所以,任意欺凌,随时哈腰的人要高贵。

精神的富足是文人的最高境界,那位农民作家虽然作品还有所不堪,但他的精神不逊色于作家称号。以前文人的饭局,吟诗作对,虽觥筹交错,不失斯文,不失气节。有时觉得自己像怨妇,但心中藏着自己把鼻子碰扁的经历无处诉说,以文记之述之,不算怨妇。开始不愿参与干谒之局,开始不愿称文人,开始认为自己真的不敢做文人,又有所不甘,还是要做文人,哪怕被误认为怨妇写心。

版权作品,未经二号站官网《散文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不再等风来
下一篇:秋风十里,犹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