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散文

137-2635-5880

夜长梦多

  • 编辑: 散文网
  • 来源:网络
  • 时间:2020-06-18 10:51

在梦中挣扎无数遍,我是那个人群中最不起眼的小孩,从小就看着别人的眼色长大,却为了不让别人伤心,把所有的委屈都咽到了肚子里。最终,在长成少女以后,终于在某个巨大的刺激下爆发了,用那张一直闭合的嘴,将十年来的委屈、伤心、不甘全都喷了出来。

突然感觉不对劲,我睁开了眼,原来我在被窝里,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被窝是如此的暖,房间是如此的黑。却感觉梦是超前于现实的,梦里喷涌而出的情绪还堵在喉咙,于是再也忍不住,将所有的难过,化作眼泪流了出来。

看来是太久没有哭过了。哭着哭着我无助地想,这是第几次做这样的梦了,也许从小,我就在不停地做这样的梦吧。因为太多的心事,都被我压在了心底,压得我自己回头,都看不见。

人是不是都是这样的,容易被外界刺激,容易被自己刺激,容易被不断冒出来的和现实不相符的念头刺激。所以,每个人都是委屈的,都是不简单的,都是别人看不透的。

于是我,在黑暗中坐了起来。不顾寒冷,只想坐起来,然后不断流出的泪水打湿了胸前的衣服。我就这样绝望地坐着,直到后来泪水都干涸了。

我抹了抹发痒的脸,走到了窗前。隔着窗帘,我想象着外面的世界,不自觉地,想到了一个朋友。他是我最近久别重逢的,离最近一次在街上巧2号站代理遇他,已经过去了五年了,离我们从同一学校毕业,已经过去了八年,而离我们在学校时最后一次说话,已经过去了十三年。

再见面时,我们看似处在同一平台,但却全然不同。我就像是画了一条短短的轨迹,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而他,从我们出发的地方,画出了一条漂亮的打旋儿的曲线,停在了我到达的终点。我可没有资格嘲笑他,“看啊,你这么折腾,结果却和我一样”,这种无耻的话,我怎么也说不出来。

但我还是好感激,在人群中,他会过来,说“我是不是认识你。”

我转过身,走过床,出了卧室门,在黑暗中径直走向了沙发。坐下来,仰头躺在靠背上,回想我的这几年,这十几年,这二十几年。突然的,我什么都2号站娱乐注册想不起来,我做了什么,我是怎样变成现在的自己,从最初到现在我到底有变化吗,我的家人怎么就这样都老了,我到底经历了哪些事,为什么我是这样子的,我还能变成什么样。这些,我居然都找不到答案了。

人生的所有线索,都隐藏进了黑夜里,抓也抓不到,看也看不见了。

真是悲从中来。

于是我又想躲进一个温暖的窝,我走进了房间,躺在了床上,裹好了被子。我在想,此刻遥远的地方,我的母亲,是在安稳地熟睡吗?她会不会,也会做同样的梦呢?如果不会,那让她难受得从梦里醒过来的梦,会是什么?

我在黑暗里思考的所有问题,都没有答案。

那么,我喜欢的那个人,现在是在紧张地忙着工作,还是在家睡觉呢?如果在家,是不是怀里搂着他的妻子,旁边的婴儿床里睡着他们的宝贝儿子呢?

想到这里,我开始咳嗽起来,可是再怎么剧烈地咳嗽,也再也没有眼泪。

我喜欢的人,每当我看到他时,就能看到我一直憧憬的生活,就能看到我们两个人,我多么希望,从此我不是我,是我们。如果他也是一个人,那我会兴致勃勃地计划着接近他,甚至迫不及待地想冲上前去抓住他的手。

却只能看到他看我时稍微特殊的眼神,和温暖如春的笑容。我能要得起的只有这些,或许这对我而言都太奢侈了,以至于我每次面对时都手足无措,继而是一阵空虚。

原来,这就是错误的时间,错误的人。

闭上眼,我居然安静地睡着了。

我又做了个梦,在梦里,我正在打篮球。我扎着漂亮的马尾,熟练地运球,四周那么多的队友、对手,都像是透明的人,全场的观众都在看我。

赢了球赛,我一个人安静地去洗脸,然后换好衣服,穿过高大宽敞的教学楼,阳光从落地窗洒在我身上,我从教室后门进去,坐在了座位上,大家都在认真听老师讲的有趣的课,没有人注意我。

只有老师看我进来,眼中带了笑意。我在下课后,去老师办公室问他上课都讲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他则关心地问我球赛怎么样,在得知获胜后,非常为我高兴。

梦里的老师,正是我喜欢的男人。我们的关系也和现实中一样,他就像是我的老师,亦师亦友,他会为我的成长感到开心,但我们不可能一辈子都是师生的关系。不能在一起,迟早要陌路。

出了办公室,我决定逃下一堂课,我正在想要去哪里,碰到了那个我久别重逢的男生。

于是我去了他的教室,和他一起,上了他的课。和我的教室每人都有固定座位不同,他们的教室更像是大学讲堂,每排座位都呈圆弧形,每个座位都正对讲台。我们随便坐在了后面,老师讲了什么我全然不知,我只知道他在认真听课,我拿了铅笔和纸在画他的侧脸。嗯,记得当年他还没戴眼镜的。

下课了,他看着纸上的画像严肃地对我说:“你不听课怎么考得过期末考试呢?”“奇怪,是你的专业,我为什么要考?”“你以后每天都要跟我一起,当然也要跟我一样考试啊!”他的声音真好听,我居然就这么相信了。

走出教室,往外一看,篮球馆已经被拆了,通往我们教室的楼间桥也断了,我真的要留在他的班级,和他一起考试了。

我又清醒过来,已经是清晨,此刻,我的头脑非常清醒。

这下再也没有梦可以做了,该正视的现实,也是时候正视了。

 

版权作品,未经《散文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大磊的快乐生活
下一篇:无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