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散文

137-2635-5880

孤独里的守望

  • 编辑: 散文网
  • 来源:网络
  • 时间:2020-06-18 10:52

2号站平台注册-孤独里的守望

发一个帖子没有人应和,发张照片无人点赞,你会如何淡定?

我深刻地意识到我离人群越来越远,有点惶恐,有些矛盾,想趁这个无人搅扰的雨夜好好思考我该如何是好。

在很多年前的大年初一早晨,我睁开眼听不见熟悉的脚步在堂屋里走动,看不见熟悉的脸孔对着我温柔地说细妹该吃饭了。我感觉自己如一棵草,或是浮萍,在风雨里没有立足之地。我斩钉截铁地发誓一定得把房子买下。

因为害怕漂泊,我买下了人生第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这份守望来得很是沉重。

这样过了好几年,在别人的歧视里,在自己的奋斗下,我们如愿以偿地将孩子送进了满意的学校。虽然城市还算发达,文化素质也不算低,但是要融进这片热土,我缺少游刃有余的技巧,缺少放下骨子里孤傲的热情,我知道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活着不易。在岁月流年里总缺不了你争我夺,别人夺的是权势,我图的是什么,盲目从流似乎也不是,更多的可能是身不由己的裹挟。在这场洪流里热闹的是别人,全身而退的是巧舌如簧的他人,我却成了炮灰。我不怨天也不怨地,但我想哭,我懦弱地只有哭,连死的心都有了。这时候,还有朋友的劝慰,更多的是无奈,而我更多的是看明白了世事的残酷和人情的淡薄。

因为害怕连累,我不想再相信任何人。在孤独的守望里我有些迷失了自己的方向。二号站注册

我知道我得守住内心。不因为被伤害仇恨社会,也不因为被伤害将所有视为异类,彻底将自己逼入死胡同。我爱我的工作,我将我满满的热情给了无数的孩子,任他们怎么的胡搅蛮缠,任他们怎么的任性重复犯一个同样的错误,我知道他们是无心的,在幼稚的年华里书写的是他们毫无遮掩的坏脾气,却不带一点存心的伤害。相反,我珍视他们可爱话语里的关心和尊敬。

“你换袜子了?”一个男孩闪忽着大眼睛问我。

“嗯。”有那么十几秒的迟钝,我紧接着问,“你怎么知道我换袜子啦?”

“你来的时候不是穿的白袜子吗?和你的衣服很不配。”

我有点窘迫,“额……你看见了?“

“很多人都看见了。”

“哈哈哈哈哈,是嘛,所以我换成黑色了。”

我没有出糗的尴尬,因为他们不愿意说穿我的粗心大意,也没有难过,而是满心的欢喜。孩子的眼光是多么细致啊!由此我意识到以后的穿着和说话都得符合我的身份,因为我凝聚着他们的目光,也得满足他们小小的虚荣心——我们的老大端庄而有品味。虽然我也只是他们生命里2号站官网地址短暂的过客,但是我不希望自己以高冷的姿态,粗俗的外表留在他们小小的心灵里。言为心声,远离粗俗,远离人世名利浮华,我愿意像现在一样与善良同行,与纯真为伴,保持孤独却不冷漠的人生态度走下余生的路。

如是说来,趋之若鹜的微商推广不了就不推广没必要沮丧,没人点赞可以在这个陌生的方块字格里宣泄自己的郁闷。做不成作家,至少我还有敲击键盘的乐趣;记不住张三李四,至少我在评书和文字里获得慰藉;做不成大家,至少我还拥有孩子们的爱戴。从他们的眼神里,我知道我还是我,一个质本洁来还欲还洁去的善良女子。

孤独却并不孤傲,不出世却并不入俗。我用我的一生在我的孤独里守望孩子们的秋天,也在自己的孤独里吟唱自己的幸福。

 

版权作品,未经《散文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连队女人
下一篇:拾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