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散文

137-2635-5880

十月微霜的连队

  • 编辑: 散文网
  • 来源:网络
  • 时间:2020-06-18 10:52

二号站代理-十月微霜的连队

十月微霜的连队

(新疆第七师王慧萍)站在6斗桥头等车拉包的曹亮裹紧皮大衣,一直朝着南面不停地看。等着拉棉包的职工可不只是他一个,钟光杰也裹着皮大衣坐在摩托车上,缩着脑袋,闭着眼睛冥想,手上的香烟都快烧到手指头了,也没有发觉。

昨天一大早天就放晴了,听负责6斗片区的新建讲,昨天下午采棉机就进海宽地里开始采收了。采收过的棉田挂枝的情况很严重,采不干净,这让曹亮听了,心里暗自庆幸:亏了自己当机立断,按连队要求打了脱叶剂,如果听了媳妇的话,说不定也是现在这个下场,看看人家地里还没有2号站官网注册来的及打包的棉堆,看看还没有采收的棉花地,想一想自己一会儿就可以拉包交到轧花厂。可以兑现见钱了,多好。嗯,以后是得自己拿主意做决断,不能听那些在商店打麻将的人乱出点子,关键时候注意还是要自己拿!

中心路因为铺了柏油,晴天雨天都可以骑摩托车,6斗北头还好些,去年兵团要在连队开现场会,对观摩检查的斗渠机耕道路都铺上了砂石,至少阴雨天往泵房拉运肥料方便多了,小四轮、三轮车都可以行驶,安全干净。曹亮最可心的就是可以骑着摩托车80码飚车一直到自己地头,不像以前,一听到打雷或者滴点就要荒不择路往中心路方向狂奔,要不然就会淋得像落汤鸡。

曹亮不喜欢这种深秋阴冷的天气,他喜欢九月里连队田野的阳光,明媚、温暖。灿烂,如春。早上在地里收滴灌支管,,骑着摩托车能感觉丝丝凉意,站在田里他最享受的是阳光多情地流淌,从他的面庞、额头、从睫毛流淌在他的肩上,手上。那种感觉暖暖的,让心里发柔,发暖,无法抗拒。他还记得九月里那个清晨,棉花地里那只受了一夜清冷的灰色蝴蝶,似乎体会到了阳光的宝贵,在明媚的秋日阳光里、蓝天白云下尽情展翅飞舞,是要让生命的最后美丽与阳光相映?是要让自己最美的剪影,永远留在秋天的田野上么?

他记得小小蝴蝶薄薄的羽翼在风中微微颤抖,他想问它是否经历过浅秋的暖和深秋的寒,是否知道微霜的季节非常之冷酷,他想探究这只经历过生命旺盛,而如今已经走到生命尽头的小小生灵是否在思念谁?牵挂谁?他想知道蝴蝶能不能感觉到微风中的丝丝寒意,是不是能感觉到自己的羽翼有些凝滞、沉重,曹亮的目光追随着蝴蝶上下翻飞的身影,在向一朵尚在开放的浅黄色花朵飞去,心里有一声叹息:生命如此短暂,来一场秋雨微霜,它还会展翅飞舞吗?

曹亮和骑着电动车路过的新河叔笑着打了招呼,他看着老人远去的背影,想着在连队居住的的老人们从一入9月开始,就不再蹲坐在凉棚或者院墙头下的阴凉处,而是走出来,坐在明媚的阳光下,让阳光抚慰自己多皱的面庞,是连队四季的阳光让这些老人们的面庞和双手从稚嫩到粗糙,由粗糙到苍老。他们曾经是金灿灿的向日葵,从开花结籽都一直冲着阳光微笑。经受了无数的喜怒哀乐,现如今他们静静地享受着阳光的照耀,抑或在自家菜园里忙碌,做着针线,带着顽童,恬静地度着岁月,被9月的阳光温暖着。曹亮最喜欢连队这份安宁。

中秋月夜,阴雨不停,历来没有遇上中秋之夜没有看到明晃晃的月亮,大家都说中秋雨纷纷,来年雪打灯,秋天的雨,倏忽来,倏忽去。雨点细密清冷,敲打在彩板屋顶上,乒乒乓,乒乒乓,像打击乐,更像人们的心跳。进入十月的第一场微霜,让二号站总代人们的心陡然收紧,棉花没有采收完,棉包没有打好,打好的棉包等着拉运,这是职工承包户着急。地里的残膜等着铲车拉运,地里带子抽不出来,犁不出来,等着灌水的地拉埂子配套出不来,这是连队领导干部着急。按理说秋天是丰收的,人们的心是充满喜悦的,可是那几天人们说笑间分明透着忧虑和焦急不安。“秋雨不过沟,哪里下了哪里收,今年收成受影响,明年咱再继续,多大的事儿。”这是在商店打麻将的二勋说的一句话,这一阵秋雨下在了大家伙儿的田野里,明年应该是一个丰收的年成。在十月微霜寒气袭来的时候,曹亮觉得连队九月的阳光是上天的馈赠,让大家惆怅的心里惦记着曾经有过的一份温暖。

曹亮等着拉包车的到来,手机里传出刀郎的歌,是他最喜欢听也是他最喜欢唱的,沧桑中包含深情,“今夜又下着小雨,小雨它一点一点滴滴....时间,就如一把无形的扫帚,满地微霜过后的落叶都能打扫得干干净净。曹亮知道,经历9月浅秋、10月微霜,都是时间能够沉淀的,能够凝聚的,都是值得珍惜的。就像这潇潇秋雨,滋润了田野,滋润了职工们的心田。远处传来汽车的鸣笛声响,是拉棉包的车到了。

 

上一篇:我的家乡叫“俏巴”
下一篇:你的美,我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