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散文

137-2635-5880

我曾遇到一个东北女孩

  • 编辑: 散文网
  • 来源:网络
  • 时间:2020-06-18 10:52

2号站注册-我曾遇到一个东北女孩

我曾遇到一个东北女孩

——灵遁者

接到一个陌生客户的电话,一听声音就是东北人。在大家的印象中东北人直爽,有啥说啥。确实我的印象中也是这样的。这个电话,让我猛然想起一个女孩,她应该算是典型的东北女孩吧。

比较可气的是,我现在竟然想不起她的名字。好像叫王倩吧。和她的第一次接触,我便挺吃惊的。

那是刚刚上大学的时候。我初来大城市,又本来内向,所以不大和人接触。她是班长,很活跃,经常站在讲台上将通知之类的事情。所以我是知道她的。

有一天晚自习下课,下着很大的雨。我没有带伞,我好像经常这样。直到现在,我去任何地方,都没有带伞的习惯。即使天气预报说有雨。

我站在楼道里,看到别人离去。也准备走了。这时候她出现在身后道:“没带伞吧。”我点点头。

她说:“那我们一起吧。”说着她打开了伞。我连忙说:“不用,不用。”

她指着大雨道:“这么大的雨,肯定会淋透的。我们一起,你先送我回宿舍。然后你拿我的伞回去。”

我还想坚持。她已然将伞凑到我的头顶上道:“赶紧走吧。大男人,这么啰嗦。”说完,自己就先走了。我只能跟上。

雨真的很大,噼里啪啦的打在伞上。夜色黑漆漆的。只有在有路灯的地方,可以看见雨就像线串的珠子一样在闪光。

然而我的心思肯定不会在雨上。心咚咚的跳,毕竟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和一个陌生女孩走的这么近。我尽量避开和她的身体碰触。即使这样,依然觉得能听到她的呼吸。

那是深秋,如果没有记错,是开学的一个月后。也就是10月份吧。虽然在西安,还是有些冷的。她比我低,吃力的将伞举过我头顶。

走了一会,她说:“你把伞举着吧。男人应该主动举的。”我依言从她手里接过伞。很轻松的举过头顶。现在想想,我确实很木讷,本来就应该是男孩举伞的。

可能是为了缓解我的紧张和尴尬。她一会说:“你走慢点。太快了。”一会问:”你家是哪的?” 我说:“陕北。”

她又问:“你平时就话不多?” 我说:“还可以吧。”事实上是不多的,加上普通话不标准,紧张时还口吃,所以在班上话不多。

她又说:“你应该多和同学交流。大学生活,就应该活跃点。你可能听出来了。我是东北的。”

我点点头说:“我知道。”我又问:”东北哪的?“ 她说:”辽宁。“

又是一阵沉默。她突然又开口道:”你怎么都把伞给我打了。你肩膀都湿了。“ 我说:”没事。“

她自然的一只手搭在我的腰上,一只手挽在我举伞的胳膊。说道:”这样会好些。“

我心里小鹿乱撞,低头前行。她倒是还不断问:”你多大了??”””明天有个活动,你来吗??“等等。

一直到她宿舍门口。我还没有平静下来。我说:”我也离的不远了。伞你就拿上去吧。”

她说:“不用。你明天给我就行。对了,别忘了明天早上8点前外国语院门口集合,好吧。” 我点点头。就走了。

回去自然免不了,被室友发现女士的伞,被调侃。说我走桃花运了。我嘴上说没有,暗地里还是高兴的。

第二天我还没有睡醒,电话响了。是个陌生号,我还纳闷谁大早上给我打电话。接听后便听到她的声音:&ld二号站注册quo;你怎么还没有到??我们都到了。”

我这才想起,昨天好像答应她去参加活动的。但是现在还裸着,也没有洗漱。时间肯定来不及。于是便说道:”不好意思。我就不去了吧。我睡过头了。“

她非常生气的说了一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楚。她说:”那行,你不用来了。但是作为男人,你既然答应人了。是不是应该遵守。不然就别答应。我还特意嘱咐过你。“说完便挂了。

我再无睡意。到了下午大概3点多的时候。我给她打电话说给她还伞。她说好。

于是我们就在学校的湖边见面了。见面后我们就坐在湖边的石凳子上。我再次说了对不起。她说:”没事。不过确实讨厌不守信的人。“ 我当时的尴尬你可以想象。

后来我们就坐在那聊天。她说了好多她的事情。尤其让我唏嘘的是她是孤儿。父亲很早就车祸死了,母亲是疾病去世。总之是很沉重的聊天。

她倒是表现的很开朗,说自己习惯了。慢慢的就好了。我当时好奇的是她是怎么上的学,因为我们的学费还挺贵的。于是我也问了。她说:”政府帮助,也有低保。“

我点点头。说下午我们一起吃饭。那是我第一次在大学邀请一个女孩吃饭。她说下午有事,就不吃了,改天吧。

之后,就没有之后了。我原来和她一个班,是6班。后来我们班一部分学生抽到5班去了。因为5班人少。我就是其中一个。之后我记得是通过一次话。她语速依然很快,声音也很大,电话匆匆就结束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原因。我觉得我好像学到了一种自信之类的东西吧,毕竟她是一个人生活,但表现的很活跃。后来,我看上了一个很文静的女孩。这个文静的女孩和她比,确实很安静,可爱。

她是粗线条,不是非常美,也不丑,齐肩短发,很利落那种。我曾经幻想如果没有那个文静的女孩,我会和她交往吗? 我当时的内心的是摇头的。

不是她不美。是我当时确实有点接受不了那么直的女孩。而且我也没有能力给她一个经济上的帮助。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更戏剧性的是。和她见面后的几天,我和这个文静的女孩坐在湖边了。我还告诉她:”我认识一个东北女孩,很热情,很直爽。她是孤儿。“

这个文静的女孩说:”那你应该安慰人家一下。“ 我笑道:”我安慰不了。“ 现在回2号站平台注册想,确实安慰不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原因,后来我还是挺喜欢和东北人打交道的。行就行,不行就不行。我的性格里也缺少这样的直。

已经6年过去了。今天想到这个北女孩。我也是很复杂的。不知道她现在嫁人没,过的咋样,和我同岁,也快30了。

我真的欠她一顿很丰盛饭菜。这就是我认识的一个东北女孩。她的名字就是王倩,我应该没有记错。

2015年10月28

摘自独立学者,诗人,作家,国学起名师灵遁者作品《非线性波动》

 

上一篇:
下一篇:成长的学生时代之童趣的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