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散文

137-2635-5880

无中生有的《从零到一》

  • 编辑: 散文网
  • 来源:网络
  • 时间:2020-06-18 10:53

我看书有一个习惯,就是先从书的前后封面开始浏览,以奠定它给我的初步印象。再看编目数据,看它的版次,印次也就是估摸一下它的销量究竟如何,而最受我关注的还是字数,它决定了我是否能够完整的读下去,根据以往的经验,二十万字左右在平静的状态下我可以很好的读下去,三十万字我可能就会“断章取义”,五十万字,对不起我不会翻到第三页,即是它封面做的再好,知名度再大我也不太可能把内容看完,充其量也只是会看个前言知道个大概。这也就接上了我下一个要看的内容——前言,前言有时候也叫序,而序常见的也有自序和代序之分。看序能够给我一条线,这条线能够让我摸着它通读全书,这就是人们通常称之的线索。前言的功能我一般认为有:交代并恭维作者,概括本书内容,卖关子提起兴趣。我最注重寻找本书的内容信息,因为它关乎我是否真正有意义或有必要的将该书读下去。而后才开始阅读目录和实质的内容。

《从零到一》的封面很有贵族气质,封面上的文字更是逼格甚高,什么“硅谷创投教父”,什么“开启商业与未来的秘密”,什么“保险起见,请读三遍,”身为广告专业的学生,我深感厌恶——我被做广告了!但却又无法离开这样的“推销信息”,毕竟它还能给我一些以供我评判的标准和数据的内容。《从零到一》一反常规地增添了五页的推荐语,其实这也见怪不怪,“教父”嘛,出书了多多少少就会有很多人随声附和,捧个场点个赞,没逼格的人连点赞的机会也没有,就像我,默默地看他“装逼”我笑而不语,笑累了打几个字自娱自乐,了此而已。

彼得·蒂尔被捧得神一样的神!连代序的作者都没能有机会和他面对面交流,反而还被彼得·蒂尔放过鸽子,他很“气愤”。也可能我有“文人相轻”的气质,尽管他不是什么文人,连这本书其实也并不是他本人写的。但越是牛气的人我也越是傲气,这点傲气也仅限于我自己知道,说出来也并没有什么卵用,甚至可笑。我怀着不太谦恭的态度去读它,尽量去轻视它,藐视它,给它挑刺儿。

终于我找到了一些自以为是的析点。从零到一从本质上来讲就是创新,就是开辟未开辟之地,寻找未被发现的商机。彼得·蒂尔提出另外一个概念——从一到N。

从一到N的宿命就是在红海之中与其他企业厮杀,它奉行的法则就是从竞争对手中夺食,出路就是足够勇猛,以在惨烈的竞争中做到第一。从零到一的宿命却截然相反,它面对的就是一片广阔的蓝海,是市场的的唯一是安享丰厚利润的垄断。彼得此书的目的也就是鼓励创业的人们冲出残酷的红海,开辟一个只属于自己的蓝海市场。

我很喜欢彼得对“从零到一”与“从一到N”的阐释,它们的区别也就是为什么要创新要垄断的原动力。从零到一是创新,是质变,是一个垂直的运动,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与之相对,从一到N只是一个复制的过程,创造不了新价值,它是一个量变,水平的运动模式,甚至最终可能会沦为遍地抄袭的山寨模式。最为贴切的例子莫过于今天中国的发展状况,一些核心技术的无法解决,促使中国在很大程度上只处于被动的制造阶段,而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外国拿走的都是最大的利益,中国得到的往往只是微薄的劳务补偿和环境恶化的下场。对此的阐释彼得还有数轴和表格的进一步描述,非常之形象易解。而实现从零到一的垂直型跨越就需要通过专利技术,网络效应,规模经济,品牌等形成壁垒。

彼得鼓励高中生和在校到学生休学创业,他成立了“蒂尔奖学金”每年选出20~25个二号站官网20岁以下的青年天才,两年之内给他们10万美金让他们去做自己想做的项目。他认为:有些创意实在是不能等。而他自身的经历也证明了:在很大程度上体制教育下培养出来的往往都是为别人工作的奴隶,反而一些毅然决然的人却成为了杰出的领导者。如比尔盖茨,扎克伯格。这一点给了我不少触动,早在高中阶段我就试着思考,继续接受体制教育究竟能给我什么?是丰富的知识,还是拴在别人门前的一条链子?但当时我并没有勇气给出自己的判断,现在依然没有。因此看来我已经被成功地栓上了。

《从零到一》就创业做了相对全面的剖析,提出了自己独到或者说得上“离经叛道”的见解。他鼓励人人都成为比尔和扎克伯格,人人都成为乔布斯,认为要获得绝对的利润据必须做到创造性垄断,他不鼓励甚至反对竞争,认为竞争意味着大家都没利润,产品没有实质差异,而且还要挣扎求生。这些观点不可不谓是一种颠覆性的理论。但他是在追求爆炸性效果以求哗众取宠么?还是他真的就另辟蹊径寻得了人人都能成为比尔盖茨的秘密,并慷慨无私地分享给全世界?我认为都不是。先做一个假设,如若创业者都读了《从零到一》并且践行了彼得的理论,最后人人都成为了比尔盖茨,世界会成为一个什么样子?有人会认为,哇,那世界不完美啦!我同样不认为,当人人都有几百亿美元的时候你真的能想象出那真实的景象吗?我感觉不会乐观,而这也根本无法实现,获得绝对的利润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也不符合能量守恒定律。

那他所说的:竞争扼杀创新;失败者才去竞争,成功者应当选择垄断等等论断就错了么?有句话说的好:你给我一个合适的支点和一个足够长的杠杆我能把地球翘起来。这句话很会装逼,但对不对呢?我认为不好说,理论上可以但实际上还没有人把它翘起来。彼得说的对不对呢?理论上不太对,但实际上有人做到了!并不是理论出错了,而是正像中国有个成语一样:因材施教。你在看书的时候千万别自以为是地认为:彼得·蒂尔就是正在对你布道,向你传授成功的秘密,如若你有一个合适的“支点”和一支足够长的“杠杆”那咱另说。我们不要忘了彼得的书是在斯坦福大学上的二号站课堂中整理出来的书稿,他最初的目的不是面向全社会,不是面向全人类!他的受众只是那些斯坦福大学的青年才俊!而不是财大学子。但我也不是在自我作践,我们其实也有自己真正的导师,像菲利普科特勒,大卫奥格威,他们才是我们成功的引路人。而他们与彼得其实也未有本质上的区别,只是因材施教,殊途同归。正像万千世界中,有的生命没腿也能走,有的生命有腿横着走,有的生命水里游着走,有的生命天空里飞着走,怎么走都靠自己的先天已处在的环境,生就自身所具备的的条件以及后天的努力,但无论怎样走,所有的生命都会抵达自己的归宿。创业之中我们都不可能像比尔一样灵光一现,创造出微软,不可能像乔布斯一样伸手一摘就搞到一个苹果。有时候我们需要步行,然后骑车,然后开车,最后才能坐上飞机。有的人一出生就注定买好了飞机票,而他们正是“蒂尔奖学金”的获得者,也是彼得真正的门徒。

从零到一,讲究创造性垄断,讲究跳过红海开辟蓝海,讲究把无的东西变成有的东西,这让我又想到一个成语:无中生有。彼得蒂尔重新定义了一个中国成语,让它成为了一个青年天才的代名词。而他的观点也绝非是颠覆性的,而是看站在谁的角度去看,如果站到芸芸众生的角度可能就是颠覆性的,若是斯坦福的学子那可就不好说了,说不定下一个乔布斯,比尔,扎克伯格就在其中。

但也不是说《从零到一》我们就真的不适合读,其中一些关于创业基础,企业文化,创始人的悖论,以及营销方面的见解的含金量也是相当高的。我们应当具备成为天才的理念,但是若是奉若神明,趋之若鹜可就容易直撞南墙了,没有翅膀就想飞翔是有风险系数的,毕竟“无中生有”目前在中国还是贬义的,而无论是我们个人还是中华民族想要飞上去,这毕竟需要一个进化的过程,连发动机都解决不了的民族你让他垄断一项产业,这近乎是不可能的。但当我们有一个支点和一支足够长的杠杆我们就可以撬动地球,获得绝对的利益,实现从零到一的垂直型跨越,丢掉从一到N的复制行为。

 

版权作品,未经《散文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小城,是否还涛声依旧
下一篇:试着去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