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散文

137-2635-5880

素味品生

  • 编辑: 散文网
  • 来源:网络
  • 时间:2020-06-18 10:53

2号站注册-素味品生

我还是喜欢学会享受孤独时候的自己,平静和放空。好像一切都不会太过焦躁。虽然他们说这个城市二号站总代隐藏着各种不确定的危险,而我依旧内心渴望着在找不到人陪伴找不到人一起聊天一起浪的时候一个人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走走逛逛,而手机在那个时刻也仅仅只存在时钟的意义。

抛弃蜷缩在深蓝色条纹被褥里颓废的灵魂。

我还是喜欢一个人大大方方的矫情,不用美瞳和化妆,简单的编个麻花辫,穿上白衬衫还有平时被嫌弃的框架眼睛,鞋子松软。一切都很舒适。

背包里有我爱的糖。

趁阳光还有余晖。

站牌前一眼确定目的地,即使第一次一个人出门,即使公交车来得不慌不忙,心里思绪不知几许,而正好,车里三两人,谁也不曾被打扰。

在熟悉而陌生的站点下车,走上隐约留有印象的天桥,地摊似乎又多了几个,饶有性质的向老板询问砍价,买上一串已经失去最初颜色的冰糖葫芦,心情还是极好。

周围充斥着浓浓的焦糊味,噢,或者应该说是咖啡的香味肆意在街头。

想来因为一个人,耳朵听到了更多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佛乐的声音。在这繁忙的城市广场中央略微怪异也略微好奇。寻声而去,看到一个墙体灰白,粗糙的写着素味品生的素食自助馆,看来是不差了。穿过一楼一条长长的弄堂,踏上阶梯,二楼似乎便是一礼佛之处,灯光显得尤为晕黄,最近的楼层夹角依稀摆放着几本经书,还有几串禅木珠作为点缀,更深处倒是没好意思深看,确认无疑禅乐便是从此处传出,虽然听不懂,但并不影响内心的敬意。而三楼用餐的地方便明显的是商业用处了,桌椅都是显得有些贵气的深紫色,环顾四周,除了柔和的乐声,一片寂静。服务生从四楼下来有礼貌的解释并未到饭点,然后挑个靠窗的位置看外边车水马龙直到开餐。

食客陆陆续续来的时候外面的天空已经染上了墨色。趁最空荡的时候已经悄悄的把自己喂二号站注册撑。一个人最不方便的大约就是饭足之后想坐坐消食却发现没人一起唠嗑,干坐着又显得有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尴尬,故只好再舀上一碗西米露时而来一口应景。

餐堂里彼时已经热闹非凡,有其乐融融的一大家子,有温馨的老两口,有调皮一直到处串跑的淘气小孩,当然,有年纪相仿的男孩女孩,摸摸鼻子,不得不承认,像我这种一个人的确实显得比较异类。我想起了那灰白墙体上粗糙写的素味品生,素昧平生…倒是没有在这素食中品到什么生活的真理和心灵的鸡汤。从原来的楼道走下去,禅音在身后感觉还有烟雾缭绕。

该的还是该。

喜欢静的亦爱喧闹。走近了,这个城市的夜生活和在山顶俯瞰的万家灯火自是不同的触感。呼啸而过的车马并没有留下滚滚而来的尘土,路边很干净,耳边不是七八十年代的哟呵声,各种显示时代在进步的电子产品傲娇冰冷的声音在响起。

以北纬39.9的时间算起,正好19点35分,来过好几次,倒是第一次从街头走到了街尾。我在逛街,我在一个人逛街,但并不影响兴致。这个时候的人群步调悠闲,而我并不介意跟着他们随波逐流一段。偶尔途经铺面里也有一眼欢喜上的物品,譬如一双鞋,忍不住试了试,果然合脚美腻,心里更是愉悦,也并不觉得一定要买下占为己有。

回到宿舍的时候正好21:00点。其实一个人的独处时光很是难得,那种静谧和安宁让人沉醉,只是该胆小的时候还是得适当胆小,太晚了,反而不美。

打开门,倾泄出一片漆黑。

磨蹭半晌准备洗漱之际手机的震动声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尤为清晰,竟是高中同学发来视频,千里之外一屏之隔,算起来近三年未见,调侃依旧并不生疏。他说北京昨天下的雪,我讲东莞的28度。然后想起网上近来流行的一句话:“你在北方的寒冷里裹着貂,我在南方的艳阳里露着膘。”乐不可支。

聊了一小时三十三分十二秒,最后挂断的时候还带点淡淡的不舍,对于我这种向来冷清交际甚少的人来说,这是一种难得的温暖。聊天的全程心情都是激动而欢乐的,虽然并不记得两个人讲了这么久到底聊了些什么鬼,印象最深的也是彼此慨叹容颜依旧,不曾改变。

一天便在走走停停中过去了,期待第二天的黎明,甚好。

——2015年11月7日

其实最主要的是想写高中同学发来视频时的惊喜以及聊天时的心情,很开心过了那么久后好像昨日才分别,没有寒暄,讲讲近况,一切都还是那么熟悉,跟告告聊天的一个多小时里,感觉又回到了三年前,就像当年课桌靠的很近,数学课上几个人偷偷在手机上建房间玩升级。五号的时候和运妹子聊了一个上午,她说我有长大很多。说她的胃病好了,我的胃还造不造反。我现在也更会照顾自己,三餐准时,吃饱穿暖,不像以前三天两头感冒。前段时间接到过几次济癫从新疆打来的电话,每次一聊也是停不下来的节奏。到东莞这边和袁奇一起聚过一次,感觉下来,果然我们青春正盛,至少三年下来容颜变化不大。和以前初中高中同学的联系几剩于无,偶尔和徒弟十天半月的在qq上唠嗑几句竟是联系最多的一个了,基本未曾主动去联系过谁,然后慢慢在各奔东西的匆忙中渐渐失去了消息,说起来还是有淡淡的愧疚,因此也更感动于在那久久不见有了各自的新生活之后还能相谈甚欢,感情真挚。

愿在远方的大家安好幸福。

 

版权作品,未经《散文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落叶的离开,树枝的落寞
下一篇:命里三千情劫难逃,但求许我一炷佛前香